Thursday, March 29, 2012

骂。够了。

骂人不用本钱,那,就可以随便骂人了吗?
被骂的人在被骂后,是不是可以征收被骂收费呢?
骂的人骂过后,可有感觉痛快?
被骂的人过后,是不是会很难受、难过?
骂的人在骂人之前有没有反省自己有没有做错了?也需要负一份责任?
被骂的人在被骂之后是不是被冤枉了?被人白骂一场了?
可以不可以,以后都不再被骂?
那,偏偏做的事就是会给人骂,那要怎么避免?
要嘛,就“老子不干了!”,
要嘛,就净选那些不会被骂的功夫做。
那不就事不管己为清静!
那,到底有没有这样的一个身份或工作岗位,
只有你骂人,没有人可以骂你,而且也不敢骂回你?
偶想了想,竟然是“有”!!!
那就是-- 疯子!

Monday, March 26, 2012

红龟糕

看到挡口摆着的红龟糕,
颜色七彩缤纷,看了垂延三尺!
有红的、青的、橙的、黄的、白的。。。
要买那一种颜色呢?
里面的馅含有红豆沙、绿豆沙、花生、莲蓉。。。
嗯。。。美味!!可肚子只能装一个!
最后,还是决定一色一个,
虽然肚子装不完,可是有满足感!

这状况有点类似 - 在很多时候。。。
你拥有的,未必是你真想要的;
你想要的,未必是你可以拥有的。
你想说的,未必是你心想的;
你心想的,未必是你可以说的。
你在做的,未必是你梦想的;
你梦想的,未必是你可以做到的。
自足说是容易,它是附有条件的,
那些条件间中,又附载了一些矛盾,
你一一都符合了吗?

p/s:
偶想写的,未必是可以表达的;
偶想表达的,未必是写的出来。
人生,百态啊!

~当个后天小厨师~

你我生下来不懂得煮?这是自然。对厨房的事,理解反应迟钝?小事一桩。以前在家待着的时候,最多时间可以看到妈妈烹饪。可是呢,就是不当一回事。长大了,在外工作,想要自己煮个什么的,发现这到底应该是下水了再加调味,还是下了调味再加水?抓不着头脑! 无所谓的,许多事我们都不是天生就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