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16, 2013

文字工厂

某天,看到报章的副刊‘童阅房’介绍一本非常有意思的书。虽然我没有拥有这本书,但,它已深深烙印在我脑海里。书名为《文字工厂》。介绍者子若是这么讲解这本书的。。。

世界上有一个奇怪的国度,有一个专门制造文字的工厂。在剪辑工厂里有很多文字验证者赶着生产各种不同的文字,有中文、法文、英文、俄文。。。机器声昼夜不停,工厂顶端喷出密密麻麻的字母。

在这异常的国度里,当地人很少说话,因为人们要到文字商店里购买文字, 把文字嘴嚼后吞咽下,才具备表达言语的能力,然后在适当时机说出一些话。因此,说话变成有钱人的权益。

文字工厂出产的文字成品与我们平常买日常用品大同小异。有的文字价格非常不凡,只有富翁才买得起。那些没钱买文字的穷人,只能到垃圾堆捡拾被人丢弃的文字,往往都是了无生趣,抑或毫无意义的文字。

每年春天,文字工厂会举办拍卖会,当地人可以用廉价买到一大袋文字。可惜的是,这些都是很难派上用场的文字。

这里的孩子总是拿着捕蝶网,去捕捉漂浮在天空中的文字;如此一来,他们就可以争取到和父母说话的机会。- 你多久没跟你父母说话了?

这里,住着一个小男孩 - 菲雷。他想向梦中情人西贝儿表达爱意,但他穷得买不起字,而暂时捕捉到的文字只有“樱桃、灰尘和椅子”。这几个字儿与爱意毫无相关又平凡,可他依然惜字如金。

这一天,他鼓起勇气上门找西贝儿,由于没有储存到见面时要说的文字,当西贝儿开门时,他只能露出微笑,西贝儿报以微笑。

富家子奥斯卡是菲雷的情敌,他突然出现在螺旋梯的顶端,以高临下的姿态,脸上无笑意地望着菲雷和西贝儿。

有钱的奥斯卡肯定有能力买很多文字向西贝儿示爱。“我全心全意地爱你,我的西贝儿!我知道,未来,我们会结婚。”他吼道。

语毕,菲雷立即像泄了气的球,躲在黑暗角落处,懊恼不已,他买不起这些甜言蜜语!他始终按捺不住心中满满的爱意,最终决定拿出勇气,充满感情地把捕捉到的六粒字轻轻吐露出来:“樱桃。。。灰尘。。。椅子。。。”

一直都微笑的西贝儿竟然不笑了。她好像也没有储存到任何文字作为回应。此时,她趋前在菲雷的脸上,温柔地亲吻了一下。

没想到,菲雷无关痛痒的几粒字却胜过奥斯卡一大串情话。菲雷乐开怀。他原来储存了三粒字,一直收藏只为了在最恰当的时刻使用。他微笑对西贝儿说:“再一次!”

就如歌者唱到:站在爱情的面前,不一定人人都能得到平等。但是,不管会如何,都要认真在自己的部分。这一点是追求人生幸福的不变定律。幸福无分贵贱,当你真心投入,对方也会感受到,和你一样真心。幸福,要用真心真意才追求地到。

当我们身处在一个胡乱言语的世界,是否也要建设一间文字工厂呢?每个人也都得花钱买字,就能控制说话的权益吗?这样,是不是每一个人都不会乱乱说话。三思而后言,语出伤人,覆水难收!你,拥有这么多文字的你,可有保护你说话的权益呢?


『故事摘取于中国报童阅房1.12.2013』



Sunday, December 08, 2013

Happiness without reason

If you are happy for a reason,
The reason will take away your happiness.
Learn to be happy without reason,
The happiness will be yours forever.

Tuesday, December 03, 2013

就这么浅?

原来自从老豆的脑里出现一片云,
偶把这一片让自己呼吸的天空给遗弃了。
偶回来了属于自己的天空,因为正需要呼吸的空间。
每每带老豆去医院复诊,
偶的情绪就很不受控制,像要崩溃似的。
花了钱还要受气,偶不明白为什么。

是偶要求太高,还是别人没有要求?
用脑的人,没用脑的人;
认真的人,不认真的人;
有心的人,没心的人;
都让偶一一遇上了。
可偶,又凭什么去衡量这人 - 是这样,还是那样?

用脑的人遇上没用脑的人,他说这人没用脑;
没用脑的人遇上用脑的人,他说我可是有用脑的。
认真的人遇上不认真的人,他说这人不认真;
不认真的人遇上认真的人,他说我可是很认真的。
有心的人遇上没心的人,他说这人没心;
没心的人遇上有心的人,他说我可是很有心的。

偶,可不想让人觉得自己难侍候。
可,现在到底是谁难侍候了?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 到底有多少人明白这道理?
当今的社会里,好像有很多事情都是理所当然的。
自己顾自己,井水不犯河水最好!差劲的连这点都没办得到!
现代的人,怎么活得就这么浅?

Monday, December 02, 2013

都给偶靠边站!!

偶越来越觉得自己与活在这年代的人格格不入。
是偶思维太落后了,还是他们转得太快了。
二十几岁的,需要八小时忙三十分钟可以完成的事情。
五十几岁的,也是需要八小时忙三十分钟可以完成的事情。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偶是三十分钟的事,三十分钟完成的人。
或许如果可以的话,要求更短的时间更好。
是他们奇怪,还是偶有问题了?
偶,是不是有病?
偶,是不是错了?
偶,是不是在倒别人的饭碗?
偶,是不是不应该在这年代生活?
偶,是不是应该居住森林?
偶,不属于这儿?

偶,不会轻易放弃。
偶,会把这儿变成属于自己的森林!
鸡蛋糕(久违的口头禅)!
你们,都给偶靠边站!!

~当个后天小厨师~

你我生下来不懂得煮?这是自然。对厨房的事,理解反应迟钝?小事一桩。以前在家待着的时候,最多时间可以看到妈妈烹饪。可是呢,就是不当一回事。长大了,在外工作,想要自己煮个什么的,发现这到底应该是下水了再加调味,还是下了调味再加水?抓不着头脑! 无所谓的,许多事我们都不是天生就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