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30, 2007

路,好难哦!

兜了两个小时,约好顾客的时间已经是迟了,还不在话下。竟然,约好的Menara Bumidaya 和Menara Dayabumi摆个大乌龙。这个话题已不再是新鲜事了。不要讲是自己,身边的人都拿我没策。少费心思了,应该是病入膏肓,无药可救的地步。真白痴!一个字 —“笨”,还要加“死了”—“笨死了”!

路,真的有那么难吗?白天和黑夜就差那么多?怎么走了怎么多遍,还是犯同样的错误呢?朋友们解释得这么仔细,怎么自己还是左右不分啊?脑袋到底少了那条筋?路,是死板板在那儿不动的啊,去和回就只有反方向的分别,怎么这样都搞不清楚呢?要怎么教?要怎么学?你说,你说!

为什么呢?为什么呢?什么时候才会学乖啊?什么时候才会学精啊?什么时候才会学变通啊?我,哑口无言,沉默是金。

今天,路,把我征服了!此刻,心,好倦,好伤哦。。。

Friday, January 26, 2007

奈得何

(一)
咳。。。路上的车辆日益增多
人人皆有车,理应当高兴
但却叫人担忧不及
因处处可闻鲁猪驾驶
不如改骑牛马驴吧
非但不用遵守条规
更可以叫人不需像人!哇靠!

(二)
叹。。。光阴荏苒飞似箭
不够时间的人很多
浪费时间的人亦多或更多
当白发在丛丛黑发中滋长
不好再哆哆嗦嗦,怨这怨那
世事有因有果,没有播种何来收割?
莫叹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绝!

(三)
哎。。。总是等待期待
机会来匆匆去也匆匆
算得到少之又少
算不到却可以很多很多
人生旅途每天都在抉择
没选择其实也是一种选择
欣然接受一切的一切才是明智之举!亮!

Sunday, January 14, 2007

路人


坐在离我两个人的距离
我发现一个看了令人很舒服的你
和两位看似阿拉伯人的朋友
你讲着一口流利的英文
和他们高谈阔论
讲什么啊?
我国的风俗文化?
亦或是你个人的有趣生活经验?
可能吧?只不过是我的猜测而已
我不是很留意你们的话题
只是想着。。。
在这色彩斑斓烟火弥漫的夜空
微微风含着阵阵菊花香
湖里高高摩天轮的倒影
还有远远威武双峰塔衬托着
恰好反映着人亦如景
虽你我是如此的近距离
却有着咫尺的陌生
无所谓,你也只不过是路人甲乙丙

~当个后天小厨师~

你我生下来不懂得煮?这是自然。对厨房的事,理解反应迟钝?小事一桩。以前在家待着的时候,最多时间可以看到妈妈烹饪。可是呢,就是不当一回事。长大了,在外工作,想要自己煮个什么的,发现这到底应该是下水了再加调味,还是下了调味再加水?抓不着头脑! 无所谓的,许多事我们都不是天生就懂,...